第 28 章 (第1/2页)

无论是当面见证,还是通过屏幕围观的大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绒绒草有多难伺候,身为最需要它续命的病人,岑寻枝再清楚不过。

它们曾经在赛瑟纳林也是漫山遍野,生命力极顽强,一阵风能吹出一大片新草丛来

不知何时起,不仅原有的植株大片大片病死,还怎么都培育不出来新的幼苗。

仅存的那些放在联邦高级实验室里,由一批顶尖科学家、植物学家7*24守护着

,夜以继日,殚精竭虑,调用一切

最好的环境以供它们生长。

然而绒绒草实在是太娇贵了。

浇水多了,嗝屁。

阳光少了,生病。

今天有虫,不行。

明天太吵,出大问题。

实验室忙活那么多年,抢救的成熟植株,基本没几个抢救回来的;重新培育的幼苗,要么夭折,要么病歪歪得根本没法入药。究竟怎么拯救绒绒草,进而拯救整个联邦公民的精神力,成为赛瑟纳林近百年来最头疼的议题

不夸张地说,要是某天突然有谁解决了这个问题,别说颁奖了,这样的联邦英雄就算需要

现在,这位联邦英雄就站在他们面前。

既没有深厚的学识,也没有夺目的履历,更没有镀金的实验室一一

联邦大英雄,竟是一只小小小小的垂耳兔。

这只小兔子似乎还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

京天动地的大事儿,正新奇地用手指引导着苗苗们。

手指划拉到左边,幼苗齐齐向左探头。

手指拨弄到右边,幼苗又争先恐后冲过去。

小幼崽发现了这其中的有趣之处,他只需动动手指,便能指挥几棵小草跳起欢快的舞蹈一一还

有比这更好玩的游戏吗?

就在这时,其中一棵小苗儿用叶片戳了戳玻璃瓶的内壁。

“嘿,嘿,能听见窝嗦话嘛?”

听起来是个很稚嫩的声线,不知是本来讲话就大舌头,还是玻璃瓶隔得模糊不清。

小於呆了呆。

这个声音....在跟自己说话吗??

本来瓶子是在休斯手上的,小於踮起脚,主动问:“叔叔,我可以拿着吗?”

休斯还处于这小东西能吸引绒绒草的震惊中,话都不知怎么说,点点头把瓶子塞到他手里。

幼苗只是普通的枝叶重量,但为了金贵,瓶身和里面铺的营养液、以及微型生存环境控制,都用了上好的材料,玻璃瓶比想象中沉。幼崽为这沉甸甸的重量惊奇地瞧了眼医生,尔后珍重地把它捧在手心,稍微用了点儿力气举起来,小脸贴上去:“你是在问我吗?”休斯瞪大眼睛。

这孩子已经开始跟绒绒草沟通了吗?

联邦实验室不是没有招揽过可以同植物交流的异能者,可他们没有一个能对上绒绒草的波段;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这些娇气的小草们根本不爱搭理人。但从小於的话来判断,应当还是绒绒草幼苗主动找他说话的。

休斯和房间外的岑寻枝、KFC一样,屏住呼吸,等待着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成熟期的绒绒草可以长到半人高,幼苗期的却只有手指那么高,可以放在手心里跳舞。

平日里研究它们的成年赛瑟纳林人的脸孔放大时,迷你的幼苗会感到恐惧和厌恶。

但比他们娇小得多、也可爱得多的小垂耳兔贴上来,就只想让苗给一个亲亲。

呼唤小於的那一棵扭了扭,试图把另外两棵挤到旁边去:“就似泥!似泥。泥是一只小图图嘛?”幼崽既时刻谨记监护人“不能让别人知道你的垂耳兔身份”的嘱咐,又意识到现在在这个房子里的每一个都见过了他的兔耳朵,咬了咬嘴唇:“我是。““喔!窝的老天椰!泥真滴是图图!”那棵幼苗激动极了,“窝的祖辈告诉窝,如果有一天见到一只图图,那窝就不会死了!”它兴奋起来枝叶乱颤,打到了同伴。

另外两棵早就想离小兔子近一点儿了,这时候借机捶它,把它挤出了C位。

"泥嚎泥嚎!"

“窝的天呢,真的是图图!”

“窝都多少年没见过图图了!”

“泥才出生多久......

隔着玻璃瓶,它们说话的声音都失真,腔调和口音说不上来的奇怪。

但也可能是因为没有任何人教过它们该如何正确发音,无师自通成了这样。

“嘿!泥们是不是以为窝嚎欺负!”

最先出声的那棵羞愤交加,冲着同籽姊妹们扑过来,发誓要抢回能和小兔兔说话的C位。

三棵幼苗你的叶子缠着我,我的根茎拦着你,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休斯蹲下来,眼睛盯着扭打成一团的绒绒草幼苗们,轻声问:“小家伙,它们跟你说什么了?”

“它....小於迟疑了一下,“问我,是不是免兔。”

"就只有这个问

最新小说: 请为我尖叫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