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第1/3页)

这一夜宫煦云是怎么过的笑良宵不知道,但反正他在

醒过来,先给自己叼了一根可乐味的棒棒糖。

520忍不住问出了自己一直以来很好奇的一个问题:[宿主,你的棒棒糖都是哪里

来的啊,我好像从来没见你去买过。]

“哦这个啊。”笑良宵笑眯眯,“我自己做的,口味很多哦。”

说着,他又掏出了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慢悠悠朝着温泉区走去。

520顿时为反派感到不妙。

这个坏东西掏出了他的草莓棒棒糖,这跟恐/怖/分/子掏出了机关枪有什么区别。

温泉区,笑良宵刻意放轻了脚步,悄悄推开门。

宫煦云就靠在那根桩子旁边,还没睡醒。

笑良宵一步一步走近,最后在宫煦云跟前蹲下,朝人凑过去。

“宫煦云。”他轻轻喊了一声。

宫煦云睫毛颤了颤,但是没有醒。

于是笑良宵勾起宫煦云下巴,将人垂下的脑袋抬了起来。

温泉区的温度比外面高,就算是转凉的季节也不会让人感冒。

似乎是感受到了下巴上的手,言煦云蹭了蹭。取悦笑良宵这件事简直像是刻进了他的骨子里,总能恰到好处地流露出让人喜欢的模样。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宫煦云没有摘掉脑袋上的狗狗耳朵,尾巴也依旧在身后,加上眼尾被温

笑良宵一点点向前倾身,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鼻尖几乎要相抵。

宫煦云的睫毛又颤了颤。

“别装了,赶紧起来。”

“再装我就把你衣服都扒了,你当一条真正的狗好了。”

实在是装不下去了,宫煦云缓缓睁开眼睛,用无辜的眼神看向笑良宵,“早上好。”

笑良宵哼笑,松开宫煦云下巴,转而拿起草莓棒棒糖。

宫煦云悄悄咽了下口水,紧张起来。

要说对草莓棒棒糖的心理阴影,他无疑才是最大的那一个。

一点点撕开包装纸,里面的糖球露了出来,是殷红色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棒棒糖。

“咕....宫煦云又吞咽了一下,后背发凉。

“别乱动。”笑良宵抓着宫煦云头顶的狗耳朵,强硬让人仰起头

“叮铃一一”项圈上的铃铛作响,言煦云额发凌乱搭在眉骨,眼尾微红,浅色的瞳孔一眨不眨盯着笑良宵。他轻笑着柔声问:“你要做什么?”

笑良宵没有回答,而是将糖球抵在了宫煦云唇角,不轻不重一抹。

殷红的颜色留在了皮肤上,像是一道伤痕。

接着,糖球蹭过宫煦云的面侧,眼尾,最后是颈侧,把人弄得乱七八糟,看上去十分狼狈。

“不错。”笑良宵收回了棒棒糖,满意地站起身拿出手机,将镜头对准宫煦云,“别乱动。

宫煦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但还是红着脸温顺地歪了歪头,让笑良宵拍了个高兴。

拍完照片,笑良宵又投喂了人一包饼干,算是完成了系统的任务。

于是丢过去项圈的钥匙,“清理一下,去定做衣服。”

起个大早就为了捉弄人的太子爷带着他一相册的战利品大摇大摆离开了,而宫煦云在后面,小心翼翼将那颗被丢下的‘草莓棒棒糖’收了起来很快,两人去到了笑家专属的高定服装店。

那设计师看见笑良宵,当即笑眯眯迎上去,骚包一撩刘海,“哦~我的良宵少爷,几日不见,您更加帅气了~”笑良宵翻白眼:“少废话,给他量一下尺寸,做套衣服,越快越好。”

“哦~这位先生也是器宇不凡英俊帅气啊。”设计师上下打量宫煦云,啧啧有声,“身体比例真是太完美了,跟少爷您真是天生一对啊~”"噗-!"

“咳..咳咳!"

正在喝水的笑良宵跟正伺候笑良宵喝水的宫煦云同时被呛到了。

宫煦云耳根通红,笑良宵狠狠皱眉,抹了把脸上的水擦到宫煦云身上,“不会说话就闭上你那张破嘴,你从哪看出来我跟他是一对的?!”设计师一愣,“呀~不是吗,之前您给他庆祝生日,圈子都传开了,说是您那什......

太子爷眼神危险:“我什么?"

设计师汗毛竖起,波浪号都吓没了,“没、没什......

“说!”太子爷音量一高,设计师跟宫煦云同时一抖。

“我说!我说!”设计师颤巍巍,“他们都说,您对男宠动真感情了,他上位了,把您哄得五迷三道的.....“胡说八道!”太子爷怒气冲冲转头瞪向言煦云,“就他这一一”

话语在对上宫煦云无辜又委屈的眼神之后一顿,毫无意识地弱了下去,“就他这、这怂样....”

宫煦云剥了一颗桌上的荔枝,细心去核喂到笑良宵嘴边,温声:“别生气,我知道你没有这么想。“我就是个普通人,根本配不上你,我只要哪一天能够报答你就很开

最新小说: 请为我尖叫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