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第1/2页)

夜长人未寐,数声到天明。

窗外已无风雪声,只不时传来积雪压断枯枝的声响。

乔大胆翻了个身,懒懒醒来,觉得身子有些酸疼。

“大胆醒来啦?”

“娘亲?”乔大胆坐起身,依偎在母亲怀里,像唢呐似的巴巴道,“我昨夜做了个好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在大雪里跑,到处都是雪,总也跑不到...后来,我瞧见了零星火光,便追了过去乔大胆察觉不对,陡然抬头:“娘亲,你眼睛怎么是红的?”

“你昨夜生了场病,一直不醒....事了,眼下一切都好了。”

吴妈端着熬好的药进来,亦是欢喜:“呦,姐儿醒来啦?先把药趁热喝...俺在灶房给你搓了圆子,待会儿一边烤火一边吃圆子。”想到软糯粘牙带着桂花香的圆子,乔大胆很豪气地端起药一饮而尽。

她下床蹦跳了几下,来到乔妹燕跟前,替她拭去泪痕:“我好齐全了,娘亲莫担忧了。”

听了姐姐的身世,乔时为心里很不是滋味。

正巧父亲年俸发了几捆棉花,乔时为有了主意。

这日冬晴,乔大胆身体已大好,在院里翘着腿晒日头,哼着不知何时跟吴妈学的小曲儿。

“姐,咱俩捉迷藏罢?”

“不成。”乔大胆一口回绝了乔时为,她数落道,“上回你躲在阁楼,看了半日的书,愣是不出声,叫我找了你半日。又鄙夷道:“再说了,橘子找人也就一鼻子的事,它单听你一个人的,谁能躲得过你?”

乔大胆不玩,计划便无法往下走,乔时为让步道:“姐你放心,这回绝不叫橘子替我作弊。

“当真?”几日不出门,乔大胆着实有些闷得慌。

“自然当真。”

乔时为藏好,乔大胆开始寻人,她听到后院空房里翠翠,便循声找去

推门一看一一满地白玲珑,蓬茸朵朵如云霞,又如那翩翩飞来的....雪花。

万白当中一点桶。

橘子在棉花堆里玩疯了,蓄力一跑,径直扑进棉堆里,棉屑飞起,更添了几分趣。

如此反复,橘子玩得不亦乐乎。

乔时为悄然出现在乔大胆身后,问道:“姐,如何?咱乔家的‘雪花’是暖的。

“不错不错。”乔大胆啧啧两声,挎起手,评价道,“不如烤火。”

"姐,你....""

“该换你找我了。”乔大胆转身往外走,“冷漠”得像临江菜市口的杀鱼佬。

走了几步,乔大胆忽然停下,一抬头就看到家里遮风挡雨的瓦檐。

顿了顿,再也忍不住,蹲下呜呜哭出声来:“小时为,你从什么书上学来的哄人招数,好歹教教我,叫我也会哄娘亲开心.....“那日夜里,我昏得迷迷糊糊,却也听了明明白白,从前不晓得根源也就罢了,从今儿后,我哪还会怕什么雪,焉能叫这些小人孽怨误了我。“我到底在街巷里收了几个跟班,不是浪得虚名的。”

乔大胆哭嚎着说了一通。

大雪天后,积雪凝寒,鸟雀难觅。

乔时为两经街口,都没能见到贾瞎子,心里隐隐有些担忧,遂回家取了件旧袄子,领着橘子朝城隍庙去。“贾爷?”

许是外面日头好,城隍庙里没人,空旷旷的能听闻回响,泥塑的神像看着有些疼人。

无人回应。

橘子四处嗅嗅,跳上了神台,绕到神像后。

“贾爷快醒醒。”神像后一堆乱稻草里,贾瞎子蜷成一团,瑟瑟发抖。

乔时为准备得周全,拔开竹筒盖,给贾瞎子喂了些温水,又把袄子套在他身上。

“贾爷,你若是好些了,就随我出去晒晒日头,我给你带了些吃食....我可拖不动你,我力气还不如橘子大。”“走.....友都这般说了,.....老道爬也要爬出去

贾瞎子爬得很狼狈,但见了日光,吃了些东西,捡回了一条命。

乔时为捡了块青砖坐下,数落道:“前几日算了两单卦相,天寒了好歹留些衣物钱,怎么转身全换了酒水?”“我的不是。”贾瞎子嚼着饼子,讪讪道,“原想着要去东京城的,那儿的城隍庙暖和,有缘人也多,谁料到这大雪说下就下.....早算到今年有一劫,果真应验了。”又言:“今儿我欠小友一命。”

“谁同你算计这个。”乔时为劝道,“往后你心里再不敲算盘,没个数,我可真不管你了。”

“省得了,省得了......""

几日之后,贾瞎子将洗净的袄子还予乔时为,顺带道别:“小友,老道要走了,到南边去。”

“不等开了春走水路?”

“如今封丘街上,有缘人见了我就绕道走,再待不住了。”贾瞎子去意已决,道,“行卦走江湖之人,居无定所,本就不能长待一...是我贪小友这一口烤饼,坏了规矩。

乔时为在袖袋里摸了好一会,终于找到一块指头大小的碎银,递给贾瞎子

最新小说: 请为我尖叫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