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婉书院 > 都市言情 > 我靠文化输出在异世出道 > 格蕾斯和薇拉的心理阴影面积

格蕾斯和薇拉的心理阴影面积 (第1/2页)

薇拉和格蕾斯虽然身处不同的阶级,但她们有共同的爱好,阅读。

阅读是受到鼓励的,被认为是理性休闲的样本,薇拉平时喜欢看一些爱情小说,她也确实受到小说里的爱情影响,对另一半有着不切实际的期望,然而在她变成这幅怪物模样之后,这种期望便像泡沫一样破灭了,在生存危机面前,没有人有心思谈情说爱。

尽管她依然沉浸在那些美好爱情的故事中,但她已经明白,这些美好或许永远无法在她自己的生活中上演。

她的父母是虔诚的信徒,因此爱情小说在她的家庭中被视为禁忌。她通常只阅读一些神话和历史故事,偶尔也会偷偷地瞄一眼推理小说。尽管她曾尝试过写作,但很快发现自己并不具备那方面的天赋。

当两人坐在一起,准备阅读艾琳娜的故事时,她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谁先开始读。由于薇拉的裙子太过宽大,导致她们无法靠得太近,也无法共同读一本书。

“要不你先看吧?”薇拉有些犹豫地说道,“艾琳娜说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故事,我想我需要一点心理准备。”

“好啊,需要我读出来吗?”格蕾斯跃跃欲试地问。

“不了不了,”薇拉连忙摆手。

格蕾斯想着速战速决,她迅速接过手稿,将煤油灯移过来,从第一页开始投入阅读。

格蕾斯紧盯着手稿,逐字逐句地读着。薇拉则静静地注视着她的表情,仿佛想从她的神情中窥探出故事的真相。

随着手稿一页页的翻动,房间里弥漫起一种安静而凝重的氛围,仿佛空气都被凝固了一样。格蕾斯的眉头微微皱起,时而吸气,时而坐直。

薇拉注意到格蕾斯的手在微微颤抖。突然,她停下来,抬起头来,深吸了口气。

“怎么了?”薇拉关切地问道。

格蕾斯沉默片刻,慢慢地放下手稿,“我想我需要喘口气。”

薇拉看着手稿,仿佛在看一头洪水猛兽,“很可怕吗?”

“非常非常非常可怕,”格蕾斯展示着她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我从没想过文字居然能让人害怕到这种程度。”

薇拉更不敢看了,然而,出于对艾琳娜的承诺,她展现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让我看看?”

她平时不喜欢血腥的描写,对神秘学会的那些哥特小说一直敬而远之,虽然她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以为会看到满页血淋淋的场景,但现实和她的想象完全不同。

故事描绘着一个平静、安逸的家庭,收到一封异常的信件后发生了一系列离奇的事件。然而,与她所想的血腥、死亡场面不同,故事中并没有涉及死去的人,没有任何刑罚的描写,也没有地牢、密道和古堡的阴森元素。

男女主角一开始都是正常人,平平淡淡地居住在卢恩顿的联排公寓里。这一切的不同让薇拉感到更加困惑。即便她没有读过几本鬼故事,但这些故事总逃不掉一个疯子、一个杀人犯、满地鲜血……诸如此类的,不然怎么能吓得到人呢?

正常得太容易让她代入了,她很快就沉浸在故事中,直到一个又一个的惊吓来袭。每当主角被吓到的时候,书页外的薇拉也跟着感受到一阵阵的战栗。

“太可怕了,”薇拉忍不住喃喃自语,“实在难以想象如果我朝门缝看时,看到一个血红的眼珠的场景,天啦,艾琳娜怎么写得出那么恐怖的情节。”

耳尖的格蕾斯迅速地搓着自己的双臂,试图将恐惧抖出身体。

正当薇拉连呼吸都放缓了,已经身临其境地读到,作者主角时不时地后颈疼,他原以为这是久坐导致的正常现象。

【亚当陷入工作的海洋时,他的儿子小艾登却在卧室里失声大哭。艾莉丝急忙走进卧室,发现小艾登正伤心地指着书房的方向。

“亲爱的,怎么了?”艾莉丝关切地询问,却只见小艾登哭得更加厉害。

艾莉丝按捺着内心的不安,领着哭泣的孩子来到书房。她发现亚当正埋头于工作,而孩子的哭声在这个空间中显得格外刺耳。

“亚当,艾登为什么这么害怕?” 艾莉丝担忧地看向亚当。

亚当抬起头,发现儿子目中充满了恐惧,他有些不解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时,小艾登的哭声更为尖锐,仿佛在诉说什么,眼睛瞪得大大的。

艾莉丝检查着孩子的身体,她发现小艾登一直看着丈夫的方向,他的瞳孔倒映出来的画面,丈夫的书桌上方吊着一个身穿白裙的女人,她的脑袋套在绳结上,直直地向下垂,黑发散落盖住她的脸,她的身体因为绳子的惯性晃晃悠悠,脚尖一下一下踢在丈夫的后颈上。

她似乎也听到那脚尖踢在后颈上的声音,笃、笃、笃……】

“笃、笃、笃。”客厅传来敲门声。

“啊!————”薇拉被吓得发出毫不淑女的尖叫声,格蕾斯被她吓得也叫了起来,两人叫得破音,差点没把敲门的人吓死。

“喂喂喂,是我,雷金纳啊,”雷金纳捂住耳朵,连忙喊道,生怕再过一

最新小说: 请为我尖叫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