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头吵架 (第1/3页)

结婚对象的前女友是自己的亲妹妹,这样的事情换到谁身上大概都会膈应。

宴寻明白。

就像他从小也很理解林燃为什么不喜欢自己。

当初林燃失去双腿成了残疾,最爱的父母便去领养了一个健康的小孩。

原本独一无二的爱和亲情直接被夺走一半,甚至也许会更多。如果宴寻是林燃,同样会伤心难过,愤怒恼火。

感情是具有独占性的东西,爱情和亲情在这点上,只有表现多和少的差异。

所以宴寻很理解楚停云的感受。于是便直接了当地问了出来:

“楚停云,你是不是在吃醋?”

“”

楚停云眼睫微颤,整个身体好似都忽地凝固了。

这时他不知道该惊愕于宴寻主动给他点烟的动作,还是对方如此直白的询问。

宴寻不喜欢别人抽烟。

他不喜欢烟,不喜欢酒,不喜欢被强迫的性事。

但偏偏这些他不喜欢的事,楚停云都做了。

所以宴寻不喜欢他再正常不过。而且,这件事对方也很早就亲口告诉过他——

【我不喜欢你,楚先生。】

【我喜欢的是女性,是静姝学姐,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我从高一入校就暗恋她,很多年。】

【而且我们已经有了结婚的打算。】

当时宴寻对楚停云的拒绝简单,明确又直接。

对静姝的喜欢同样如此。

高中三年,大学四年,宴寻喜欢了江静姝整整七年。直至三个月前他提出离婚,也还是这些话。

可现在,对方却问他是不是在吃醋。

吃醋

这一刻楚停云突然意识到自己出现了一个不小的失误。

也许是宴寻失忆后态度的陡然转变,也许是手机里反复播放的那句“能不能别离婚”的录音,也许是这一个月来宴寻主动的试探和靠近。

又或者,是昨天晚上对方没有拒绝的那个吻,是答应抢捧花时无可奈何的笑

总之,这些都让楚停云失了谨慎。

他实在是太心急了。

对方所作出的这一切转变,不过是基于真相残片拼起来的谎言。他以为自己曾经是喜欢楚停云的,如今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挽回心目中最渴望的幸福家庭。

可楚停云还没有把这个谎言编织得天衣无缝,像蛛网般牢牢把宴寻锁死,剥离掉青年一切想要挣脱的欲望和力气,他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着怎么把网撕开去亲吻里面的那个人。

楚停云二十岁进入公司,一路摸爬滚打十几年,几乎全年无休,总算坐到如今这个所谓的能够翻云覆雨的位置。

在商场上他见过太多狡猾的猎物,老谋深算的对手,与之交锋,偶有受挫却从不曾真的一败涂地。

资深的猎人往往都拥有足够的耐心。

楚停云自诩一位优秀的猎人,但偏偏他对宴寻却总是耐心欠佳,以至于经常冲动上头做出一些将来一定后悔的事,所以次次都栽跟头,摔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

这次他吸取了足够的教训,绝不重蹈覆辙。

“”

楚总闭了闭眼,垂眸避开青年的目光。

“你想多了,宴寻。”

此时此刻他们靠得很近,中间只隔着一层薄雾,但宴寻却感觉那里又像是隔着更多看不见的东西,宛如一道摸不到打不破的隔阂之墙。

男人眉头微蹙,修长的手指轻轻弹了烟灰,然后摁熄了没抽过一口的烟。

最后一点缭绕的烟雾迷离了楚停云眼底的晦涩。

他说:“我只是不喜欢江家的人。”

男人的语气实在冷淡。

而他口中江家的人,大概也包括宴寻曾经深爱的前女友。

“这样啊”

两人看似亲密的距离倏地拉开,宴寻坐回到了副驾上。

重组家庭的关系总是敏感又矛盾的,这一点作为被领养的孩子,不说全然体会,至少宴寻能感同身受一些。

他轻轻摩挲着楚停云的打火机,安静下来,没有再继续追问。

车子启动,一路往回开。

原本是欢欣雀跃地出来约会,回去路上的氛围却沉闷又压抑。

一个小时后,车开进了小区,停在楼下。

楚停云说:“我要去江家一趟,晚上不回家。”

宴寻一怔,随即说了声“好”。

他没再问别的,解开安全带就打算下车。就在这时,身后又传来了楚停云的声音。

“如果你不想,明天的婚礼可以不去。”

“?”

宴寻动作一顿,回头看向他,眼神中明显有点讶异。

楚停云却没看他,脸上也没有太多表情,好像刚才只是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他单手握着方向盘,指骨收紧又放松下来。

最新小说: 请为我尖叫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