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亡 (第1/3页)

时元是在一片头痛欲裂中醒来的。

他哪里喝过酒,昨天就只想着酒壮怂人胆在心里狠狠踩一踩香香哥。

现在睁开眼睛,时元的第一感觉就是活着真好。

……就是除了头疼舌头也有点疼。

嗯?他舌头怎么会疼?时元宕机五秒,然后猛地弹坐了起来。

靠!

他被亲了!

怎么亲的来着?

好像是被抓着强咚了!

是这样的他离家出走几个小时被丈夫追了上来紧接着记忆模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的回忆就是被嘬了一口——

啊!!!

时元瞳孔地震。

“诺伽——诺伽!”

卧室门被从外打开,露出脸的男人还没说话,就被一个绵软的枕头迎面砸来。

诺伽被砸的后仰了一下,然后接住枕头站直身体。

时元低头气喘吁吁。

诺伽哄人的语气驾轻就熟:“别生——”

小妻子愤怒抬头:“这么会亲以前怎么不这么亲我?!”

诺伽:“?”

时元拍床:“是我们不合法吗?还是我长得丑?早这么亲的话咱俩孩子都三岁大了!”

诺伽:“……”

有点可爱。

感觉小妻子可爱不是一两天的事情,诺伽忍不住提醒:“我们都是男的。”

时元稍微冷静:“哦也是。”

冷静一瞬又想起了昨天一整天的抓马,他警惕的看向诺伽,丈夫拿着锅铲一脸正直淡定。

又来了,这种魔王在家装绵羊的感觉。

时元没眼直视,他揉着额角摆手:“算了你先出去。”

诺伽看着他缓缓道:“今天吃红焖牛腩清蒸海鲈还有你爱喝的西芹丸子汤,对了,主食有汤包水饺和火腿鸡蛋三明治,我还用了你最喜欢的蜂蜜沙拉酱。”

时元:“…………”

咕~~~

他咬牙:“知道了马上起床。”

穿好衣服进卫生间,温热的漱口水已经摆好,牙膏被精准的挤在牙刷中间,他连挤牙膏的劲儿都不用使。

时元麻木的把牙刷塞进麻木的嘴巴。

他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心道:日子将就过吧,不然还能离怎么滴?

丈夫是隐藏boss这件事多给点时间也能接受,只要诺伽在毁灭世界前通知他一声就行了哈哈。

时元刷牙的火力逐渐加快,话又说回来,就算诺伽是香香哥又能怎样,他感觉自己的level也不算太低吧。

这么说来他们好像天生一对?

时元猛地拍了一把镜子低吼:“自我洗脑个鬼啊!”

还是很可怕的好吗!

“时元?”诺伽的低沉嗓音从厨房传来。

时元瞬间稍息立正:“来了来了我要先喝丸子汤!”

……

“联盟网最新消息,昨天星都西区某公园地面忽然塌陷,并惊现有人为使用痕迹的秘密地下室,治安队已经派遣专人进行基础调查,根据残存用具以及知情人士的指证,治安队怀疑这个隐藏的地下室曾经被当做黑诊所使用过。”

饭桌上,时元筷子叉起一块酱色浓郁的牛腩肉。

(嚼嚼嚼)

“我们有幸再次请到了治安队的费里德队长,队长你好。”

镜头给过去。

时元看了一眼:“噗——”

诺伽:“小心呛住。”

时元指着电视嘲笑道:“怎么又是这个倒霉蛋,你看他黑眼圈都快挂到下巴上了。”

诺伽扫了一眼,不怎么感兴趣的收回。

这种在电视上看自己秘密小窝被炸的感觉还挺奇妙的,时元脸上有一种淡淡的死感,他机械的往嘴巴里填着食物,小余光一直瞥着电视的方向。

费里德:“的确是这样,但大家不用恐慌,提摩西大人已经知晓了这件事,并表示会填平这里恢复公园的绿化环境。”

时元:等等这不是重点吧?(嚼嚼嚼)

主持人压低声音:“那这次我们能聊一聊那个男人了吗?我严重怀疑这里就是微笑医生的神秘诊所!”

有眼光。

时元微微挺起胸口。

费里德:“可以稍微谈一谈。”

他的眼神僵硬疲惫道:“我们也是这样推测的,根据现场看,他很可能遇到了突然袭击,目前生死不知。”

主持人往旁边使了个眼色,有场外人给她递了个东西。

时元一看,这不是他的面具吗?

“这是现场最强硬的证据,见过微笑医生的人都会对这个面具印象深刻。”

费里德:“是这样。”

主持人刚举起面具,场外技术人员就给面具打了个马赛克,她笑着解释:“抱歉,主要是担心有小朋友看了影响心理健康。”

时元:“。

最新小说: 请为我尖叫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